从五六千家到29家,网贷专项整治或迎来倒计时

发布时间:2020-08-23 22:46:51 编辑: 四川省南充市 来源:财经网

导读:本文是由四川省南充市网友投稿,经过假鸡蛋的成本编辑发布关于"从五六千家到29家,网贷专项整治或迎来倒计时"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从五六千家到29家,网贷专项整治或迎来倒计时

连日来,有关网贷平台的一则数据吸引了社会各界的注意: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网贷平台从最多时五六千家到6月底仅29家在运营,专项整治工作或年底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监管。

值得思考的是,P2P网络借贷平台(简称“网贷平台”)从五六千家到29家,是怎么达到的?以及这对投资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金融监管逐步深入

“从2007年中国第一家网络平台产生,到顶峰期达到6100家左右。理论界曾经想P2P网络借贷成为传统金融的有益补充,服务普惠金融发展,探索互联网金融模式创新和数字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助推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然而,一些网贷平台采取高利贷、审贷黑箱、暴力催收、监管套利、偏离定位等手法,聚集了金融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表示。

从2018年6月开始,实际在运营网贷平台数量、借贷规模以及参与人数开始逐月持续下降,也即监管方要求的“三降”。根据近两年银保监会及互金整治办发布的数据估测,在2018年初,全国实际在运营网贷平台大致在1644家,到当年底降至约1040家,在2019年底进一步降至248家。在2020年6月底,实际在运营网贷平台仅有29家,显示网贷平台的清退进入最后收尾阶段。

“之所以下降速度如此之快,与监管的从严清退、网贷市场本身问题集中暴露及宏观经济带来的压力均相关。”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从2018年开始,监管方确立了从“三降”开始不断从严的政策,以清退和转型为主要工作方向,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同时,公安等执法机构加大了对于网贷领域违法违规的惩处力度。网贷市场近两年风险事件不断,出借人加速退出,风险也在平台之间扩散,更多平台选择退出或被立案调查。另外,宏观经济增速下降以及突发疫情等因素,也导致借款人还款违约事件增加,加速了平台退出和问题的暴露。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总体上看,金融监管部门用了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来化解网贷风险,始终采取审慎监管、包容试错、鼓励创新的态度,实事求是地逐步深入开展工作,期间多次调整阶段性目标与进度安排。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目前整体上来说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存量风险还在化解之中,重点和难点就在于投资者资金兑付的问题。应采取有效措施,加强网贷平台资产清查、非法收入追缴力度,最大限度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网贷整治工作复杂

回顾网贷行业整治特点,欧阳日辉认为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逐步明确监管方向。2017年,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立“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网贷监管是一个新生事物,在各地开展的自查、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过程中逐步暴露出行业的问题,监管层总结经验,下发了《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以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网贷合规检查“108条”),《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定调P2P网贷的监管工作为退出或转型,“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对P2P网贷机构按照风险状况进行了具体分类。

二是教育市场和平台。监管层在整治初期,很多平台对严监管抱有松动的幻想,没有很好地明确信息中介和信用中介的边界,受利益驱动有些平台规模仍在扩张,贷款人不愿意缩短期限,借款人借新还旧、滚动续贷,出借人和借款人主动退出的意愿很弱。监管层运用政治智慧,防范金融风险,防止发生群体性事件,采取多种方式教育市场。比如,上海、深圳组织网贷平台高管集体参观监狱,感受监狱内“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三是有步骤地清退平台。考虑到网贷平台发展多年,一时转身并不容易,从业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双降”过程中一旦拿捏不准节奏,有可能出现群体性风险。原计划至2017年3月底前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时间节点,专项整治工作将持续到2018年6月底,给市场出清一个缓冲的时间。对个别从业机构情况特别复杂的,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后,整改期最长可延至2年。监管层关闭了一扇门,也打开了一扇窗,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消费金融公司等,稳妥有序推进合规网贷机构纳入监管的工作,建立健全监管长效机制。湖南、山东、重庆等19省市已宣布全部取缔对辖内网贷业务,其余各地网贷机构也在陆续退出中。截至2020年6月底,全国范围内仅有29家网贷平台在运营。

四是创新性推进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好的金融监管能够使金融市场高效运转,保持创新的活力,并通过纠正内在市场失灵减少市场波动风险,推动金融为实体经济活动提供高质量的金融服务。互联网贷款运用数字技术,降低了申请贷款的门槛、简化了流程,特别是非接触金融服务在抗击新冠疫情期间为中小微企业融资做出了巨大贡献。监管层努力在创新包容和审慎监管之间找平衡,尊重市场选择,银保监会颁布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促进互联网贷款业务平稳健康发展,高达数万亿规模的网络贷款业态终得正名。

“虽然监管层为整治网络平台付出了代价,但是在整治过程中,验证了金融科技提升金融服务效率、降低综合成本、丰富金融业态、防控金融风险的价值,加速了金融机构拥抱金融科技的步伐,推动了监管科技的发展。”欧阳日辉说。

投资者要“捂紧”钱袋子

“根据监管工作安排,2020年将基本完成存量平台的清退和存量风险的化解工作。下一步,还要建立长效机制,注意防范网贷平台死灰复燃等情况,防止一些机构转向地下运营再次引发风险。”董希淼提醒,投资人应理性看待,应捂紧自己的钱袋子,不要对网贷平台抱有幻想。投资理财,应主要选择正规金融机构。

业内人士坦言,网贷平台短暂的发展史,是我国互联网金融或者金融科技从萌芽到成熟的过程,是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缩影。但网贷平台推出市场,也让一些投资者血本无归。“网贷平台的发展,对投资者的教育意义很大。”欧阳日辉表示,主要体现在:一是投资者要加强金融、法律和网络知识学习,识别畸高收益背后的圈套,一定要弄懂一些新金融产品以后再考虑投资;二是要保持理性的投资心态,牢牢树立“理财有风险、投资须谨慎”的理念,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博傻”;三是要关注国家政策和监管机构的动态,不要听信一些自媒体或者机构的夸大宣传;四是要遵守法律法规,合法维权。

与此同时,于百程表示,目前看,绝大部分的平台在退出的过程中或者被立案,出借人资金还有8000多亿没回收,涉及金额并不少。“大量的出借人将受到影响,或者延期回收或者面临本金的损失。出借人要对于形势有所准备,保存好合同和投资记录等信息,调整心态,平常心面对。”

此外,欧阳日辉表示,从监管层来说,加强金融教育和新产品风险提示,构建良性的市场规则和预期。保护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是金融科技发展的重要基础。(经济日报记者 钱箐旎)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58cjw.cn/qukuailian/775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58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财经学堂

热门排行

热点图文